卷起来的逆变器市场不简单

光伏行业的内卷无疑是2023年上半年最为火爆的话题。 

5月,上海SNEC光伏展时隔两年之后再度与行业见面。50万人注册,3100多家企业出席,参展面积达到27万平方米,本届SNEC毫无疑问成为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届。

展会的火爆无疑代表着行业的繁荣。但展会上体现出的信息也让人担忧。不止一家企业,包括许多的龙头企业,都对当前行业内的扩产潮表示担忧。产能过剩的风暴可能很快到来。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刘译阳透露,光伏全产业链今年年底有效产能预计达到700GW以上。即便是最为乐观的估计,2023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也不过100多GW,而全球光伏新增装机大约在400GW左右。

在光伏市场中,“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主材体系备受关注,但以逆变器为代表的辅材市场也暗流涌动。

一方面,面对内卷的光伏市场,逆变器企业也在积极布局、扩产;另一方面,由于在电力电子产品方面的优势,许多逆变器企业都开始切入火热的储能赛道。

逆变器企业的下一步在哪里?

火爆的市场

就在更多的目光盯在了大量企业跨界光伏、储能,以及许多跃跃欲试IPO企业的时候,逆变器市场也迎来了许许多多的新玩家们。

近日,苏州海鹏科技有限公司宣布完成超亿元B轮融资,该公司专注于研发与制造分布式光伏逆变器产品和智慧能源管理系统。

这只是近年来逆变器市场火爆的冰山一角。除了在一级市场上大量融资,部分企业已经开始了冲刺上市的过程。

近日,上交所官网信息显示,爱士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沪市科创板披露招股书申报稿。爱士惟主要从事新能源电力技术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光伏并网逆变器、储能逆变器和智能充电桩等。而逆变器正是其营收的绝对主力。

2020年,全球开启了“双碳”浪潮,新能源大发展的时代彻底到来。作为核心配套环节的逆变器产业也迎来了历史性机遇。申万行业囊括的6家逆变器A股上市公司在2022年合计实现归母净利润62.77亿元,比2021年增长132.5%;今年一季度, 6家企业合计实现归母净利润24.99亿元,同比增长274.5%。

2020年以来,许多逆变器企业先后在A股实现顺利上市。除了部分新玩家和跨界企业,甚至光伏组件企业中的阿特斯也开始涉足逆变器。阿特斯6月19日表示,去年自主研发的工商业逆变器已实现量产。

“目前来看,逆变器市场的竞争已经白热化。”禾望电气光伏解决方案总监韩光告诉《能源》杂志记者。

成立于2007年的禾望电气聚焦新能源和电气传动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作为国内新能源领域最具竞争力的电气企业之一,禾望电气针对户用、工商业、集中式等多样化市场,提供光伏全场景系统解决方案。

“面对当下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逆变器企业要做的是保持自身定力,持续科技创新,推出更好的产品。”韩光说,“禾望电气布局了深圳、苏州、西安、东莞、河源五大研发及制造基地”

两大发力点

逆变器企业布局储能在当下已经不是新鲜事。在2023年的SNEC上,几乎所有的逆变器企业都推出了“光储一体化”产品。

“在储能领域,禾望提供50kW~3.45MWPCS、1MW~6.9MWPCS一体机以及软硬件可定制化的EMS能量管理系统、标准化设计方案的集装箱电池储能系统等,广泛应用于发电侧、电网侧、用户侧、微电网等场景。”韩光说,“在各类储能市场中,禾望还是以大储、工商业为主,瞄准未来市场爆发。”

发电侧及电网侧储能市场在我国起步最早,近两年在新能源强配储能的政策刺激下,大储发展速度也不断加快。不过随着国内储能市场的繁荣,需求带动的供给也快速膨胀。有媒体报道,目前国内的储能系统集成商达到上万家,市场已接近饱和状态。工商业储能正在成为中国新能源市场的全新蓝海。

光储并进,2022年工商业光伏新增装机达25.86GW,同比增长236.7%,刷新了工商业分布式年度新增装机记录。

在工商业分布式光伏逐渐普及之后,用户开始面临全新挑战。例如今年“五一”期间,山东电力现货市场有两天内共出现了连续22个小时的负电价。

在分布式光伏越来越普及的情况下,负电价的出现未来将不会是偶然现象,这对于工商业分布式光伏的投资价值无疑有着巨大的影响。而储能的配套可以让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合理分配发电出力与用电负荷,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利器。有报告预测,2023年全国工商业储能市场空间有望达到7.3GWh,全球工商业储能新增装机有望超过20GWh。

“给分布式光伏配备储能,开始成为现在的热潮。储能可以让分布式光伏的价值最大化,对于工商业用户来说,也是降低成本、保障供电、实现减碳的重要手段。”韩光说。

除了储能,逆变器企业的另一大市场就是海外。根据海关数据显示:2023年3月逆变器:出口量591.37万个,同比增加89.8%,环比增加74.8%;1-3月累计出口量1492.03万个,同比增加61%。